50岁才学画的旷代逸才,没想到竟成了大师

摘要: 来源:壹号收藏ID:www1shoucangcom活了77岁知命之年为糊口拿起画笔却成了名载艺术史的书画大师

12-17 20:07 首页 畅读艺术

来源:壹号收藏

ID:www1shoucangcom



活了77岁

知命之年为糊口拿起画笔

却成了名载艺术史的书画大师


别不相信

有这么一位怪老头

他就做到了



金农像




金农(1687-1764),清朝画坛扬州八怪之首。他嗜奇好学,工于诗文书法,诗文古奥奇特,并精于鉴别。书法创扁笔书体,兼有楷、隶体势,时称“漆书”。


其画造型奇古,善用淡墨干笔作花卉小品。初画竹,继画马,画佛像,画梅更是独创一格。著名画家齐白石、吴昌硕、徐悲鸿、张大千、刘海粟、潘天寿等都对其有极高的评价。






1

花15年游历大半个中国,

交友癖很怪!




清康熙二十六年

(1687)丁卯农历三月二十二日,

金农出生在风景秀丽的浙江。

因排行廿六,自称“二十六郎”。

起初,金家还挺富裕,

金农从小便有机会读书求学。

淳朴的民风与浓厚的文化气息,

赋予了这个农家少年过人的天赋和才情。



金农 佛像图 天津博物馆藏




金农素怀读万卷书,

行万里路之志,

青年起便携友漫游苏浙。

37岁起开始远游,一玩便是十五年。

这段时间,他走遍了

齐、鲁、燕、赵、秦、晋、楚、粤之邦,

饱览了名岳大河,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



当然,旅游归旅游,

没钱吃饭了怎么办?

除了去僧院化缘、找朋友借钱外,

聪明的他,还组了个“流动地摊”。

金农自己当老板,有人负责雕凿纹刻砚石,

有人接抄写的活儿,

有人负责弹奏乐器,

还有专门给别人画墨竹的……

每到一个新地方,

他们便各司所长,以此筹措旅资。


无量寿佛




在此期间,

他常常借书画、金石、文物的鉴赏机会,

遍访名流,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良友。

其朋友上至名门公卿、富豪巨贾,

下至卖浆引车的贫民百姓,

主教九流无所不有。


朋友虽多,但他交友的脾气很怪。

瞧不起的人,不但话不投机半句多,

而且报之以白眼,更别想求得他的诗文字画,

而对情投意合的好友,

则从不以穷富贵贱取人。


清 金农《杖锡摩陀尊者》





2

与郑板桥下酒馆、逛窑子,情同手足


在金农众多的朋友中,

最有名的就数画竹子画出名的郑板桥了。

两人初次见面,就心心相惜,

感性的郑板桥更是说“杭州只有金农好”。

喜欢一起“杯酒言欢,永朝永夕”,

“相亲相洽若鸥鹭之在汀渚”。

这两个相见恨晚的才子,

除了有共同的人生观、艺术观外,

个性脾气都特别相投,

常常结伴下酒馆、逛窑子,形影不离。



郑板桥




虽说,两人性格很像,怪癖也都很多,

但金农比郑板桥要圆滑老到、灵活机动得不少。

比如说他回杭州老家,

当地的官员就送了他半船的花雕和莼菜,

一般说来,对于送来的礼物,

他都照单全收,

这一点喜欢互不相欠的郑板桥可做不到。


金农不论是做人还是做事,

不拘小节,任性得很。

虽和这位人精儿关系要好,

这点精明,郑板桥是学不会,

或者说根本不屑于学,

所以可以赚钱的地方,郑板桥是肯定赚不来。

两人最大的不同,由此可见一斑。


金农 罗汉图







3

50岁仕途失意,从此人生大逆转


金农虽生性洒脱,不看重功名,

但受传统的入仕光宗耀祖观念影响,

内心还是有那么点期遇明君,

报效国家的小期待的。


罗汉图




刚好,在他50岁时,

有人推荐金农应试博学鸿词科

(博学鸿词科是清康熙、

雍正年间为网罗汉族读书人的一种手段,

凡地方上博学多才之士通过举荐,

可以直接入京应试),

这对于金农来说是个绝佳的机会。


于是,金农千里迢迢赶赴京师。

但天意弄人,

这场荐举应试因雍正帝的去世而终止,

在一视同仁的新皇帝乾隆眼中,

科举出身的科班文人才是正统的。



罗汉诵经图




一场空欢喜的金农,

只得郁郁南归。

为人正直的好友郑板桥

在官场上失意的事情,

让知命之年的金农看清了官场险恶,

自此绝了仕意。


50岁之前,这位向来无拘无束,

极富野逸文人气质的男人,

并没想过要靠自己的才能、

自己的书画赚钱,但现在,

没有正当职业的金农

也不得不被穷愁困顿而烦恼,

不得不以出卖书画为生。


高士图





4

晚年卖画维生,穷困潦倒客死他乡


60岁后,金农没有回家乡,

而是选择了长居扬州。

商业发达、五方杂处的大都市,

有才、画工好的才子有很多,

为了在竞争中糊口生存下去的机会,

金农不得不在创新中找寻自己存在的价值。


就在这种生计所迫的环境中,

金农就创造出了一种醇厚雅逸、

独属于他自己的书画风格,

开拓了我国书画的新境界。


金农 达摩老祖




虽然,金农才气凌云,名列扬州八怪之首,

却不善经营,家道因此衰落。

故时常陷入乞食僧舍,或闭门自饥的窘境,

在食不果腹的时候

也不得不依赖贩古董、抄佛经,

甚至刻砚来增加收入,

也曾托朋友袁枚,求写彩灯。

金农中年丧妻,无子,惟有一女,

晚年的他生活颇为凄凉,

用他自己的话概括就是:




“余自先室捐逝,洁身独处,

旧蓄一哑妾,又复遣去。

今客游广陵,寄食僧厨,积岁清斋,

日以菜羹作供,其中滋味亦觉不薄。

写经之余,画佛为事,

七十衰翁,非求福禔,

但愿享此太平,饱看江南诸寺门前山色耳!”




下面这幅图是金农73岁时的自画像。

画中老者身着布衣,持杖侧身而立,

姿态笃定,神情超然。

其头部画法较为写实,具有肖像画的特征,

浓密的长髯,细细的发辫,矍烁的双目,

真实传神地描绘出金农本人

奇倔傲世的性格特征。



金农《自画像》轴,纸本,墨笔,纵131.3cm ,横59.1cm




乾隆二十八年(1763)秋九月,

一代才子殁于扬州三生庵僧舍,时年77岁。

于金农来说,画画不仅是一种喜欢,

也成了“乞米”的手段,

而就是这种“和葱和蒜卖街头”的书画生涯,

也使他成为“扬州八怪”中的主将,

为书画史留下了一笔丰厚的遗产。


金农 达摩




5

诗怪字怪画怪,成扬州八怪之首


金农凭什么能胜任扬州八大怪之首呢?

相信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疑问

金农的艺术成就主要表现在诗书画上。

在金农心中,自己诗第一,

书次之,画又次之。

而他之所以为八怪之首,

不仅与他诗书画样样精通有关,

还与他样样都怪有关!



诗怪

金农的诗,格调高雅简洁,

深显古文功底而又极具灵性,

读来似歌似谣,朗朗上口,明白易懂,

犹如清月九霄,古寺钟鸣,清新而意远。

最出色的是描写下层劳动人民的诗歌,

这与金农长期接触和理解、接受

下层劳动人民的生活是分不开的。



金农作品 

题字:回汀曲渚暖生烟,风柳风蒲绿涨天。

我是钓师人识否,白鸥前导在春船。




就拿他的咏蝉诗来说,

咏蝉历代不乏佳作,然而多为嘲蝉聒噪。

金农《孤蝉》道:

“枵腹无全饱,枯形非一朝。

遗荣守清节,不共侍中貂。”

刻画出孤蝉枯瘦凹腹的形象,

道出恪守清操的志趣,实为奇绝脱俗!



金农作品 

题字:山青青,云冥冥,下有水蒲迷遥汀。飞来无迹,风标公子白如雪。



金农作品 

题字:

吴兴众山如青螺,山下树比牛毛多。

採菱复採菱,隔舟闻笑歌。

王孙老去伤迟暮,画出玉湖湖上路。

两头纤纤曲有情,我思红袖斜阳渡。



金农作品 

题字:先生之宅临水居,有时垂钓千百鱼。

不懼不怖鱼自如,高人轻利岂在得。

赦尔三十六鳞游。

江湖游,江湖翻,踟蹰却畏四面飞鹈鹕。



字怪

他的书法

将楷书的笔法、隶书的笔势、篆书的笔意

融进行草,自成一体,别具一格。

其点画似隶似楷,亦行亦草,

长横和竖钩都呈隶书笔形,

而撇捺的笔姿又常常近于魏碑,

分外苍劲、灵秀。

尤其是那些信手而写的诗稿信札,

古拙淡雅,有一种真率天成的韵味和意境,

令人爱不释手。



金农 漆书 《云烟幽壑》


金农所创的漆书更是犹如惊天霹雳,

惊世骇俗,彻底突破了中国书法的传统法度,

在用笔用墨技法上达到了

一种大自在、随心所欲的创作境地,

表现出对‘柔靡之风’的强大冲击,

在当时书坛上产生了很大的震动和影响。



金农 漆书《王行事迹》





画怪

作为半路出家的旷代逸才,

他的画有一种醇厚稚拙、格调高逸的画风。

所画人物造型奇古夸张,

笔法古拙简练,形象鲜明突出;

山水构图别致,随意挥写点染,简朴疏秀;

其梅、竹用笔奇拙,凝练厚重。



他画的月亮是这样的

金农《月华图》轴,纸本设色,纵116cm,横54cm





《月华图》中只有一轮满月,

里面是凹凸起伏的阴影,

外缘放射出赤橙黄绿青蓝紫组成的光芒。

画面赋色简逸纯净,却表现出画家强烈的感情。

金农以写实的手法直接表现月亮的光华,

以奇致胜,天趣自成,

展现出画家非凡的想象力和创造力。


他画的僧人是这样的



诗怪字怪画怪,再加之人够怪,

实为怪出了一个高度怪出了一个境界,

八怪之首,名副其实!


金农一生走遍大好河山

看惯了秋月春风,人情世故,

令人惊讶的是这些繁杂琐碎,

似乎却没有给他的作品

带来丝毫的世俗的沉闷气。


相马图 立轴


晚年的他四壁皆空,

但也从没放弃过生的希望。

他的作品和他的人生态度一样,

充满着阳光般的朝气与活力。


在他的气质里,

永远有一股浪漫诗人的情怀、

不修边幅的风度

这也使他开辟出了一块

超越人生的艺术天地!



红梅



首页 - 畅读艺术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