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素:史上最具明星范儿的书法家

摘要: 来源:父山美术馆ID:fushanmeishuguan漫漫书史,高手辈出但若论起明星范儿怀素的魅力无人能及一

12-16 17:15 首页 畅读艺术

来源:父山美术馆

ID:fushanmeishuguan



漫漫书史,高手辈出

但若论起明星范儿

怀素的魅力无人能及

一个长沙小和尚,苦学开端

横扫千万芭蕉树

后在达官贵人圈,肆意潇洒

如入千里无人境

以布衣之身跻身一流书家,

怀素是书法史上第一人



在文人那里,书法是自娱的东西,就像我们高兴了,一边忙着工作,一边哼着小调儿。可是怀素不,他不是文人,不用臭拽;他不是官僚,不用装腔。他吃罢大鱼大肉,醉醺醺地走来,抄起毛笔,就哼哼哈嘿地玩起了摇滚。


这阵势,文人们没怎么见过。他们先是一愣,接着就开始骂,忽又看到和尚认真的样子,便感到一阵放松,然后觉得压抑的心胸被和尚捅开一片天地,大家心潮开始澎湃,眼眶一热,便噼里啪啦地鼓起掌来了。



就这样,诗人们的灵感也来了。这一刻,他们不再关心大漠孤烟,不再凝望长河落日,而把笔墨献给了这个醉酒的花和尚。


除了怀素,书法史上再没有一个人能赢得这么多诗人的赞美,而且那赞美是由衷的,是自发的,唐玄宗没有召开文艺座谈,长安文联没有学习贯彻,可那些真实的,美好的诗句,却随着怀素的狂草一起,穿越时空,传诵千年……



【草书歌行】 李白


少年上人号怀素,草书天下称独步。

墨池飞出北溟鱼,笔锋杀尽中山兔。

八月九月天气凉,酒徒词客满高堂。

笺麻素绢排数厢,宣州石砚墨色光。

吾师醉后倚绳床,须臾扫尽数千张。

飘风骤雨惊飒飒,落花飞雪何茫茫。

起来向壁不停手,一行数字大如斗。

恍恍如闻神鬼惊,时时只见龙蛇走。

左盘右蹙如惊电,状同楚汉相攻战。

湖南七郡凡几家,家家屏障书题遍。

王逸少,张伯英,古来几许浪得名。

张颠老死不足数,我师此义不师古。

古来万事贵天生,何必要公孙大娘浑脱舞。


怀素 苦笋贴


【怀素上人草书歌】 任华


吾尝好奇,古来草圣无不知。

岂不知右军与献之,

虽有壮丽之骨,恨无狂逸之姿。

中间张长史,独放荡而不羁,

以颠为名倾荡于当时。

张老颠,殊不颠于怀素。怀素颠,乃是颠。

人谓尔从江南来,我谓尔从天上来。

负颠狂之墨妙,有墨狂之逸才。

狂僧前日动京华,

朝骑王公大人马,暮宿王公大人家。

谁不造素屏?谁不涂粉壁?

粉壁摇晴光,素屏凝晓霜,

待君挥洒兮不可弥忘。

骏马迎来坐堂中,金盆盛酒竹叶香。

十杯五杯不解意,百杯已后始颠狂。

一颠一狂多意气,大叫一声起攘臂。

挥毫倏忽千万字,有时一字两字长丈二。

翕若长鲸泼剌动海岛,欻若长蛇戎律透深草。

回环缭绕相拘连,千变万化在眼前。

飘风骤雨相击射,速禄飒拉动檐隙。

掷华山巨石以为点,掣衡山阵云以为画。

兴不尽,势转雄,恐天低而地窄,

更有何处最可怜,褭褭枯藤万丈悬。

万丈悬,拂秋水,映秋天;

或如丝,或如发,风吹欲绝又不绝。

锋芒利如欧冶剑,劲直浑是并州铁。

时复枯燥何褵褷,忽觉阴山突兀横翠微。

中有枯松错落一万丈,倒挂绝壁蹙枯枝。

千魑魅兮万魍魉,欲出不可何闪尸。

又如翰海日暮愁阴浓,忽然跃出千黑龙。

夭矫偃蹇,入乎苍穹。

飞沙走石满穷塞,万里飕飕西北风。

狂僧有绝艺,非数仞高墙不足以逞其笔势。

或逢花笺与绢素,凝神执笔守恒度。

别来筋骨多情趣,霏霏微微点长露。

三秋月照丹凤楼,二月花开上林树。

终恐绊骐骥之足,不得展千里之步。

狂僧狂僧,尔虽有绝艺,犹当假良媒。

不因礼部张公将尔来,如何得声名一旦喧九垓。


怀素 食鱼贴


【赠零陵僧】 苏涣


张颠没在二十年,谓言草圣无人传。

零陵沙门继其后,新书大字大如斗。

兴来走笔如旋风,醉后耳热心更凶。

忽如裴旻舞双剑,七星错落缠蛟龙。

又如吴生画鬼神,魑魅魍魉惊本身。

钩锁相连势不绝,倔强毒蛇争屈铁。

西河舞剑气凌云,孤蓬自振唯有君。

今日华堂看洒落,四座喧呼叹佳作。

回首邀余赋一章,欲令羡价齐钟张。

琅诵□句三百字,何似醉僧颠复狂。

忽然告我游南溟,言祈亚相求大名。

亚相书翰凌献之,见君绝意必深知。

南中纸价当日贵,只恐贪泉成墨池。


怀素 自叙帖


【怀素上人草书歌】 苏涣


衡阳双峡插天峻,青壁巉巉万馀仞。

此中灵秀众所知,草书独有怀素奇。

怀素身长五尺四,嚼汤诵咒吁可畏。

铜瓶锡杖倚闲庭,斑管秋毫多逸意。

或粉壁,或彩笺,蒲葵绢素何相鲜。

忽作风驰如电掣,更点飞花兼散雪。

寒猿饮水撼枯藤,壮士拔山伸劲铁。

君不见张芝昔日称独贤,君不见近日张旭为老颠。

二公绝艺人所惜,怀素传之得真迹。

峥嵘蹙出海上山,突兀状成湖畔石。

一纵又一横,一欹又一倾。

临江不羡飞帆势,下笔长为骤雨声。

我牧此州喜相识,又见草书多慧力。

怀素怀素不可得,开卷临池转相忆。



【怀素上人草书歌】 窦冀


狂僧挥翰狂且逸,独任天机摧格律。

龙虎惭因点画生,雷霆却避锋芒疾。

鱼笺绢素岂不贵,只嫌局促儿童戏。

粉壁长廊数十间,兴来小豁胸襟气。

长幼集,贤豪至,枕糟藉麹犹半醉。

忽然绝叫三五声,满壁纵横千万字。

吴兴张老尔莫颠,叶县公孙我何谓。

如熊如罴不足比,如虺如蛇不足拟。

涵物为动鬼神泣,狂风入林花乱起。

殊形怪状不易说,就中惊燥尤枯绝。

边风杀气同惨烈,崩槎卧木争摧折。

塞草遥飞大漠霜,胡天乱下阴山雪。

偏看能事转新奇,郡守王公同赋诗。

枯藤劲铁愧三舍,骤雨寒猿惊一时。

此生绝艺人莫测,假此常为护持力。

连城之璧不可量,五百年知草圣当。



【怀素上人草书歌】 鲁收


吾观文士多利用,笔精墨妙诚堪重。

身上艺能无不通,就中草圣最天纵。

有时兴酣发神机,抽毫点墨纵横挥。

风声吼烈随手起,龙蛇迸落空壁飞。

连拂数行势不绝,藤悬查蹙生奇节。

划然放纵惊云涛,或时顿挫萦毫发。

自言转腕无所拘,大笑羲之用阵图。

狂来纸尽势不尽,投笔抗声连叫呼。

信知鬼神助此道,墨池未尽书已好。

行路谈君口不容,满堂观者空绝倒。

所恨时人多笑声,唯知贱实翻贵名。

观尔向来三五字,颠奇何谢张先生。



【怀素上人草书歌】 朱逵


几年出家通宿命,一朝却忆临池圣。

转腕摧锋增崛崎,秋毫茧纸常相随。

衡阳客舍来相访,连饮百杯神转王。

忽闻风里度飞泉,纸落纷纷如跕鸢。

形容脱略真如助,心思周游在何处。

笔下惟看激电流,字成只畏盘龙去。

怪状崩腾若转蓬,飞丝历乱如回风。

长松老死倚云壁,蹙浪相翻惊海鸿。

于今年少尚如此,历睹远代无伦比。

妙绝当动鬼神泣,崔蔡幽魂更心死。



【观怀素草书歌】 贯休


张颠颠后颠非颠,直至怀素之颠始是颠。

师不谭经不说禅,筋力唯于草书朽。

颠狂却恐是神仙,有神助兮人莫及。

铁石画兮墨须入,金尊竹叶数斗馀。

半斜半倾山衲湿,醉来把笔狞如虎。

粉壁素屏不问主,乱拏乱抹无规矩。

罗刹石上坐伍子胥,蒯通八字立对汉高祖。

势崩腾兮不可止,天机暗转锋铓里。

闪电光边霹雳飞,古柏身中龙死。

骇人心兮目眓瞁,顿人足兮神辟易。

乍如沙场大战后,断枪橛箭皆狼藉。

又似深山朽石上,古病松枝挂铁锡。

月兔笔,天灶墨,斜凿黄金侧锉玉,珊瑚枝长大束束。

天马骄狞不可勒,东却西,南又北,

倒又起,断复续。

忽如鄂公喝住单雄信,秦王肩上著枣木槊。

怀素师,怀素师,

若不是星辰降瑞,即必是河岳孕灵。

固宜须冷笑逸少,争得不心醉伯英。

天台古杉一千尺,崖崩劁折何峥嵘。

或细微,仙衣半拆金线垂。

或妍媚,桃花半红公子醉。

我恐山为墨兮磨海水,天与笔兮书大地,

乃能略展狂僧意。

常恨与师不相识,一见此书空叹息。

伊昔张渭任华叶季良,

数子赠歌岂虚饰,所不足者浑未曾道著其神力。

石桥被烧烧,良玉土不蚀,锥画沙兮印印泥。

世人世人争得测,知师雄名在世间,明月清风有何极。



【怀素上人草书歌】 戴叔伦


楚僧怀素工草书,古法尽能新有馀。

神清骨竦意真率,醉来为我挥健笔。

始从破体变风姿,一一花开春景迟。

忽为壮丽就枯涩,龙蛇腾盘兽屹立。

驰毫骤墨剧奔驷,满坐失声看不及。

心手相师势转奇,诡形怪状翻合宜。

人人细问此中妙,怀素自言初不知。



首页 - 畅读艺术 的更多文章: